夜空中照亮前行的星

儿童文学是成人作家为儿童创作、儿童阅读的文学作品。它是一部基本描述和表达儿童精神世界的文学作品。由于儿童文学的特殊性,它具有许多成人文学不具备或不明显的特点。增长是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唐瑞曾经说过:“没有生命可以永远留在童年……童年生活的真正精神是成长,而支配整个生活精神的主要主题是成长。儿童文学以童年为基础的永恒主题和内在精神也是如此。成长不仅是身体的高度和力量,也是心灵逐渐成熟的过程。在成长过程中,孩子们会面临许多问题,甚至许多小细节都没有被注意到,这将对孩子们的心灵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灵魂的成长过程中,也存在着浅薄而深刻的分裂。浅增长涉及勇气、自信、人际交往等更多问题,而深增长涉及“自我认同”等哲学层面的问题。浅层问题开始出现在儿童早期,而深层问题主要发生在青少年时期。真正的儿童文学是以儿童为导向的文学,它“会发现儿童是最渴望长大的,能够理解儿童成长的真正意义,看到儿童成长过程中与生活斗争的困难,理解儿童成长过程中对现实的适应”2。因此,我们认为儿童文学是“成长”文学。根据儿童成长的三个不同阶段,儿童文学可分为少年文学、少年文学和少年文学。

根据这三个阶段,本文将探讨儿童文学在儿童精神成长中的积极作用。首先,儿童文学是针对0-6岁儿童的。对于他们第一次来到的地方,他们需要对这个世界充满信心。因此,童话是这一时期最合适的主题。不止一位心理学家提到童话在儿童的心理成长中起着积极的作用。在童话世界和儿童世界中,贝瑟海姆提到童话幻想具有帮助儿童“通过幻想超越童年”的功能。心理学家谢尔登卡什登的《女巫必死》是一本运用心理学分析民间童话,揭示童话故事,帮助儿童心理成长的书。

允许恶魔、女巫、尸体或怪物存在于童话中,可以帮助孩子们通过阅读和聆听来学习一套应对负面生活事件的能力,”他说。童话故事的持久魅力在于,它们能帮助孩子们处理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内心冲突、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斗争以及4_。他认为,每一个严肃的童话都有一个独特的人格缺陷或不健康的特质:虚荣心、贪婪、嫉妒、欲望、欺骗、贪婪和懒惰,这就是“童年七大罪过”。例如,“汉森和格雷特”代表贪婪,“白雪公主”代表虚荣,“灰姑娘”代表嫉妒,“杰克的豌豆”代表贪婪,等等。

这些罪行在故事中都用“女巫”来表达。当故事结束时女巫最终被消灭,孩子们心中的各种消极倾向都可以得到处理和解决。童话故事有助于孩子们以这种方式在心理上成长。弗兰克·鲍姆的《燕麦巫师》是一部非常适合幼儿阅读的童话,因为对于幼儿来说,让他面对现实社会的巨大未知和残酷还为时过早,但应该给他更多的信心。作品中的主角是多萝西,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虽然面临许多困难,每一个困难似乎都是如此巨大,但在处理时,似乎每个问题都是容易解决的。

她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贵族,不经意间打败了对手,人际交往中也没有那么多的迂回和转折。这种处理童话故事的典型方式将给幼儿更多的信心,帮助他们健康成长。怀特的小巫师老鼠似乎是一个童话,但事实上它讲的是一个深刻的真相。作者曾经在回答一位记者的问题时说:“斯图尔特的旅行象征着每个人不断的人生旅程,这是追求完美所不能达到的。当你长大后,你会明白,世界上的许多人都过着追求美好事物的生活——这是我们经常说不清楚的事情。

“这是这项工作的主要理念。它告诉年轻读者,我们在追求理想生活的过程中会出错,遇到错误的人,但这些会丰富我们的生活,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提供意想不到的体验和帮助。特别是在我们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感到困惑,但作品总是启发我们“天空是明亮的,他总是感觉自己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儿童文学不像童话,它用象征性的隐喻来表示儿童的成长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儿童文学中的小说呈现出《红发安妮》是加拿大作家露西·蒙哥马利的第一部小说。

威廉王子和凯特公主的蜜月目的地是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时,凯特公主脱口而出:“因为这是安妮的家乡,每个女孩心中都有安妮。我在寻找属于我童年记忆的安妮。“可以想象,安妮的红发对欧美的孩子有很大的影响,甚至文学巨匠马克吐温也被它的魅力所淹没,称之为“有史以来描述儿童生活的最甜蜜的小说”。在英国,安妮是一个著名的女孩。她热爱生活,纯洁善良,乐观大方,独立坚强。这项工作涉及到许多成长中的孩子,尤其是女孩,比如不漂亮、交朋友、最喜欢的男孩、亲戚的去世、教育和工作的选择等等。

作家不讲道,而是通过安妮的各种情况和她对问题的处理来传达给小读者,当面对未知的时候,我们会紧张和焦虑,当面对选择的时候,我们会困惑,当亲人死去时,我们都会有痛苦,当一个又一个问题出现时,我们所做的就是勇敢和冷静地面对。同时,也要保持自我。相信并有一颗善良的心。美国作家简·韦伯斯特的长腿父亲是一部既有淡淡的悲伤又有希望的作品。像安妮一样,杰鲁莎,一个孤儿,是乐观和快乐的。虽然她在孤儿院的生活单调而忙碌,但她的心却充满了美丽的幻想。

从她写给爸爸的信中,我们可以看出她乐观开朗。尽管有时候她有点小意志力,但这也让小读者明白,小意志力是每个孩子都会有的东西,这样孩子们就不会对他们偶尔的意志力感到内疚。同时,杰鲁莎也会有自卑情结,她对自卑情结的处理也会激发小读者的兴趣。当Jerusha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获得他人的青睐和优秀的成果,最终直到幸福来临,所有读过作品的人都会被感动。当孩子们读到杰鲁莎终于收获了她的幸福时,他们的心情一定是漫长而不安的。

这让他们相信,虽然我不美,不下等,不坏脾气,但如果我继续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我最终会像杰鲁沙一样收获成功和幸福。这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刺激,经常会有得失。陈丹燕的《我的母亲是一个巫师》比前两部作品处理的问题更深,其中陈昭昭昭面对巫师母亲必须离开的事实,反映了现实中如何面对父母离婚的问题。当陈昭昭昭逐渐明白,没有父母之间的爱,就无法生活在一起时,她逐渐学会了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父亲不再爱母亲,母亲不得不离开,她学会了在未来没有母亲的情况下坚强地生活。

事实上,那些父母离婚的小读者会得到情感上的共鸣和安慰。三。少年文学。13-15岁的青少年进入青春期。随着叛乱的到来,经济增长的问题更加严重。我是谁?我该怎么办?即使是成人教育者自己,这些哲学问题也常常无法解答。儿童文学以故事的形式,悄悄地启迪、滋润、抚慰青年人的心灵。曹文轩曾说过:“儿童文学是一种给儿童带来快乐的文学。这里的快感包括喜剧快感和悲剧快感,后者有时甚至比前者更重,因此,他的《青铜向日葵》反映了当今享乐主义中的苦难。

当媒体不断报道说,一个孩子之所以选择年轻是因为她不能承受学校工作的压力,因为她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她“喜欢”女孩,因为她被同学羞辱,而我们指责社会没有为年幼的孩子创造一个合适的成长环境,我们也深刻地反思了今天孩子们对苦难的理解和忍耐是他们的能力。太弱了。苦难总是存在的,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苦难。我们需要的是“在苦难面前不令人担忧的优雅”11。与曹文轩的另一部作品《青铜向日葵》相比,山羊不吃天堂草,正面临着更高年龄段的读者群体。

主人公明子作为一个在农村工作的小人物,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现代问题和逆境,这将引起现代社会的更多关注。作者巧妙地表现了明子内心的苦恼和微妙的心理变化,无论是怕尿床,还是怕三僧大师的轻蔑和愤怒,还是怕紫薇在春心萌芽后的自卑和情感挫折。这部小说更多地涉及现实社会中的许多问题。”孩子们与现实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儿童多面体、有机的精神世界和艰难的成长轨迹成为艺术表达的中心。自我问题和社会问题成为作家关注的焦点,“同时,作家没有刻意美化或诗意描写某些风景或人的灵魂,而是揭示社会现实的本质,让明子和小读者直接面对现实,也就是说,他们不再为小读者创造一座象牙塔。

”但暴露出他们生活的真实社会,更现实。意义。这样的待遇并不一定不好,孩子最终长大,融入了现实社会。读者不吃天堂草的山羊是在初中甚至更高的年龄。其中一些人可能已经停止学习,开始融入社会的旅程。这些作品将给他们带来一些思想和启示,如对金钱诱惑和工作的态度以及社会地位的差异。这部小说的阅读过程并不十分愉快。读者将以主人公的经历来思考生活和社会问题。如今,孩子们的思想缺乏如此高的视野和责任感。正如唐睿在谈到儿童文学成长的主题时所说:“儿童在迈出成长的第一步后,将开始面对和体验不同价值观与相应行为准则之间的冲突,如善恶冲突、人格与环境冲突,以及等等。

这些冲突有时会被外部化。角色行为的矛盾有时会内化为角色心理的困惑和失衡,但最终会成为角色成长道路上的关键一步。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讲述了霍顿的故事。霍顿是一个所谓的“问题少年”,被学校开除后不敢赶回家,在最繁忙的纽约市呆了一两天。他做了各种各样的“坏事”,但他的心却非常沮丧和犹豫,试图逃离虚伪的成人世界,寻找纯洁和真理。这反映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涉及到现代社会黑暗面与青少年心理在青少年与社会交往中的冲突。

最后,霍顿打算离家出走,但在看到她美丽的妹妹菲后,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样他才能保护这些无辜的孩子,使他们不会摔倒,健康安全地长大。此时,霍尔登发现,自我存在的价值,无疑会激发现代社会,应该给予无辜儿童更多的保护。工作结束后,霍尔登坐在长椅上,看着费雯在木马上的叙述,这让无数人感动。”突然间,我变得非常高兴,看着费一个接一个地走。我几乎他妈的叫了起来。我很高兴。我告诉你真相。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穿着那件蓝色大衣。她总是那样转身。看起来真好。上帝啊,我希望你在那儿。”孩子们思想的秘密不仅对成年人来说很困难,而且对孩子们自己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忽视了儿童心脏的各种波动,将不利于儿童心脏的健康成长。”儿童文学表达成长,倾听儿童内心深处的声音,理解儿童成长的本质,一方面是儿童作家帮助儿童体验和理解他们的精神境界,帮助儿童发现虽然充满了荆棘,但却能使儿童健康成长。另一方面用自己的智慧眼光看待生活。

正是由于儿童文学作品的成长性,儿童文学才真正具有深度。正如一首歌所唱,“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在夜晚迷失。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请让我靠近你,请照亮我。儿童文学是照亮儿童在黑暗中成长的星星。唐瑞《现代儿童文学本体论》,明日出版社,2009年,第238页,第241页。朱自强儿童文学导论,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年,第26页,第37页,第262页,第38页。谢尔登·卡什登,《女巫必死》,李舒译,张老师文化,2001年出版,第15页,第33页。

5_ 6 White’s the Little Wizard Mouse,Ren Rongrong,2004年版《上海翻译出版社,译者的话》,第153页。露西·蒙哥马利,安妮·红发,姚瑶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译员文字。简·韦伯斯特,长腿爸爸,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2年版。曹文轩的青铜向日葵,江苏儿童出版社,245(2009)。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史先荣译,宜林出版社,1998年,第197页。

腮。。